<form id="hvrpf"></form>
      <address id="hvrpf"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hvrpf"><form id="hvrpf"><listing id="hvrpf"></listing></form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hvrpf"><form id="hvrpf"><listing id="hvrpf"></listing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上海天驥勞務服務有限公司歡迎您!咨詢熱線:021-65193395    021-55670502

        求職登錄 企業登錄 求職注冊 企業注冊
        營銷分布

        當前位置:

        首頁

        >>

        新聞動態

        >>

        媒體關注

        聯系方式CONTACT  US

        公司名稱:

        上海天驥勞務服務有限公司

        聯系電話:

        021-65193395

        微信公眾號:

        postmaster@ahlwpqw.com

        聯系地址:

        上海市楊浦區臨青路188號A12樓3樓

        濫用勞務派遣導致勞動爭議多發

        作者:        發布日期:2020-05-28        點擊量:533
        0

        當前派遣工的勞動爭議大多集中在兩個方面,一是用工單位隨意退工;二是派遣工對實際工資薪酬不滿意。由于勞動者的派遣是在“三方當事人,兩種契約”模式下運作的,這種三角互動的關系,造成支付派遣公司管理費和派遣人員工資的用工單位的強勢地位。


          用人單位使用勞務派遣工的目的有:不必擔心無固定期合同所帶來難以辭工的隱患,不占用工資額度、不影響正式工的工資標準等。


          有這樣一群人,在單位里加不了工資、沒有獎金、不能享受福利待遇、工作也沒有穩定性,但與正式工干一樣的活,接受一樣的考核,他們被稱為“勞務派遣工”。


          近幾年,勞務派遣人數迅速飆升。中華全國總工會上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的《國內勞務派遣調研報告》表明,2010年,全國勞務派遣人員總數已達6000多萬。而勞務派遣崗位涉及各行各業,從電信到銀行、證券行業,甚至在機關事業單位,新進入員工中十之八九都屬勞務派遣工。在上海,至少已有4成以上勞動者常年處于“同工不同酬”狀態。


          有專家認為,勞務派遣用工“同工不同酬”現象,損害了勞動者權益,容易造成新的社會不和諧隱患。應盡快出臺勞務派遣用工的實施辦法,早日解決勞務派遣工的規范問題。


          派遣工維權有難度


          周先生與上海市一家人力資源管理公司建立了勞動關系,并被派遣至某汽車租賃公司擔任汽車駕駛員。按照汽車租賃公司的“工作規則”,駕駛員的工作期限,是和公司出租的車輛租期密切相關的。一旦出租的車輛到期,公司就會要求駕駛員寫辭職報告主動辭職。2009年5月,周先生駕駛的出租車輛到期時,就被要求在一份辭職報告上簽名。“如果不寫辭職報告的話,駕駛員以后就不要想回去再開車了。”周先生說。


          2009年9月,汽車租賃公司通知周先生回去上班。同年11月,周先生第二次被迫辭職。2010年3月,周先生再次復職。7月,周先生第三次被迫辭職。頻繁地折騰,周先生終于忍無可忍。他認為,他的辭職是用工單位強迫所致,人力公司對自己權益不聞不問,應該給個說法。于是,2010年,周先生走上仲裁維權的道路,因對仲裁結果不滿,他向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法院提交了訴狀。


          法庭上,人力公司提出,同周先生解除勞動合同的手續完全合法,都是經過雙方協商。為了反駁人力公司的說法,周先生請來了兩位曾經同是派遣員工的證人,他們當庭說明了和周先生類似的遭遇。在法院主持下,人力公司支付給周先生7000元以化解糾紛。


          《法制日報》記者了解到,如今,在勞動力市場上,與周先生有相似經歷的勞務派遣員工不在少數。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發布的《2010年度黃浦區勞動爭議訴訟情況白皮書》顯示:該區2010年受理的勞動爭議案總量有所下降,但勞務派遣、集體合同逐漸成為矛盾多發地。


          記者調查發現,當前派遣工的勞動爭議大多集中在兩個方面,一是用工單位隨意退工;二是派遣工對實際工資薪酬不滿意。由于勞動者的派遣是在“三方當事人,兩種契約”模式下運作的,這種三角互動的關系,造成支付派遣公司管理費和派遣人員工資的用工單位的強勢地位。絕大多數用工單位不按法律規定,想退工就退工。而在打官司時,需要三方同時舉證,只要其中兩方約定不明或無約定,官司就變得復雜起來,勞動者維權困難重重。


          濫用勞務派遣存弊端


          張小姐在上海市南京西路一家星級酒店里工作了9年,再過一年就可以簽無固定期勞動合同,但她知道這根本不可能。因為,在她之前,所有勞動合同到期的員工都被終止了勞動關系,改由一家勞務派遣公司跟他們簽訂勞動合同。她想不通的是,一個工作9年的老員工,就這樣變了身份,一紙派遣合同,讓她9年的工齡歸零。


          對此,這家酒店的工會主席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,近幾年來,非管理崗位的勞動合同到期的員工,該酒店一概將他們轉為勞務派遣工,在總計340名職工中,已有150人轉為勞務派遣工,其中有50多歲的員工。


          上海市總工會2010年的調研報告顯示,勞務派遣工在上海國有企事業單位中已經占到了47.2%,個別企業已達90%,分布最多的行業是制造業。在這個特殊用工形態下,職工的利益和權益被最小化,成為派遣制度中最大的犧牲者。


          上海市政協委員黃綺和錢雨晴經過調查發現,用人單位使用勞務派遣工的目的有:不必擔心無固定期合同所帶來難以辭工的隱患,不占用工資額度、不影響正式工的工資標準等。


          全國人大代表,上海華日服裝有限公司營銷主管、工會主席朱雪芹分析說,勞務派遣的弊端不少,原本應該是固定的崗位被一些企業變成了勞務派遣崗位,偏離了靈活、補充的就業導向。勞動者非自愿成為勞務派遣人員,致使勞動爭議多發。


          維權之外更需制度規范


          據了解,2008年實施的勞動合同法第六十六條明確規定,“勞務派遣一般在臨時性、輔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崗位上實施”,“被派遣勞動者享有與用工單位的勞動者同工同酬的權利”。但據上海市總工會對勞務派遣用工情況連續多年的跟蹤調查顯示,使用勞務派遣工的崗位中,真正符合國家法律法規規定的“三性”要求的比例較小。


          “勞動合同法第六十六條的規定現在看來比較抽象模糊,雖然已經將之明確為"勞務派遣期不得超過半年、崗位為非主營業務、崗位須為可替代性崗位",但沒有明確界定"三性"和"一般"的具體含義。而對勞動合同法中所確立的"同工同酬"原則也需要有相應的落實措施。”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喬蓓華說。


          上海市法學會勞動法研究會執行副會長陸敬波說,細化派遣機構和用工單位雙方責任的分配很重要。通俗地說,就是雙方責權義務要講清楚。因此,進一步的立法應該就工資支付、經濟補償、社會保險和工傷事故責任等方面細化雙方責任。另外,建議政府有關部門建立對勞務公司管理的科學評估制度,規范引導勞務派遣公司依法運作,對違反法律規定的勞務公司應予以淘汰。(本報記者劉建)

        pk10牛牛